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首页 > 会议综述
会议综述
站内搜索
“东盟+3互联互通:观点与展望”国际学术会议
作者:  来源:  时间:2015-03-06
 

  “东盟+3互联互通:观点与展望”国际学术会议在京召开


2012年9月29日,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举办“东盟+3互联互通:观点与展望”国际研讨会。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等国研究机构的学者和政府部门的官员参会。与会学者分别从东盟、东盟成员国、中国、日本、韩国的视角探讨了东盟+3互联互通的前景与问题、东盟成员国对东盟+3互联互通的关注问题以及东盟和“东盟+”国家在互联互通中的作用。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韩锋研究员出席会议并致开幕词。

关于东盟+3互联互通的地区视角,朱拉隆功大学的Suthiphand Chirativat教授阐述了促使东盟互联互通的区域内和区域外驱动力,并考察了东盟+3互联互通的进展。就如何应对未来挑战,他认为,有必要加强区域合作的制度机制和相关国家之间的协调。他指出,东盟与东亚国家之间的一体化主要表现在贸易和投资领域,而互联互通的进展意味着一体化进程取得进展。同时,他还强调,区域基础设施建设不容忽视,其中,东盟+3互联互通的伙伴关系对于东盟和东亚一体化的深化起到关键作用。

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研究员认为,东盟+互联互通是深化东亚合作的真正议程。他指出,互联互通包括两个层面,一是东盟内部的互联互通,二是东盟与其对话伙伴国之间的互联互通;对于实现互联互通,两个方面是关键性的,一是正确的机制,二是必要的资源。对于中国与东盟的合作,张蕴岭研究员指出,中国东盟自贸区对于双方深化合作确立了坚实基础,但由于较低水平的互联互通使得自贸区的实施与预期出现很大差距。他指出,为了方便中国与东盟互联互通的实施,需要采取如下措施。具体而言,将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与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紧密联系起来;利用现有的次区域合作机制,如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和泛北部湾经济合作组织(PBG);加强人与人交流,诸如商务旅游和商务工作签证以及旅游网络等。张蕴岭研究员强调,中国和东盟实现完全的互联互通是长期的和战略性议程,政治互信和合作尤为必要。

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理事长田中明彦(Tanaka Akihiko)首先介绍了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与东盟在互联互通方面的合作,该机构对东盟物理、制度和人与人连接方面的贡献,并对其与东盟的全面合作进行评估。他强调,需要着重关注那些没有被足够私人经济活动联系起来的国家和地区,通过公共部门的活动使不均衡的经济活动变得相对均衡。在他看来,互联互通的进程需要采取长期视角并着眼于制度构建。

东盟—韩国中心的秘书长Hae Moon Chung首先分析了APT互联互通的重要性以及与互联互通有关的地区性倡议。就面临的挑战而言,他认为,这主要涉及到如何调动基础设施发展所需的财政资源、协调该地区与互联互通有关的不同倡议、缩小互联互通的受益差距、加强合作制度构建以及促进私人部门的参与。针对上述挑战,他给出如下政策建议。第一,同时开展物理、制度和人与人的连接,物理连接的潜力只有在制度连接相关措施同步进展的情况下才能实现。第二,明确“10+1”互联互通与“10+3”互联互通之间的分工,其中,“10+1”互联互通应继续成为东盟地区物理连接的核心,而10+3进程则集中在制度连接和人与人连接方面。

关于东盟成员国对“东盟+3”互联互通的关注,印尼战略和国际研究基金(CSIS)董事会主席Djisman Simandjuntak指出,印尼政府致力于东盟一体化和合作,并通过东盟一体化构建东亚共同体;考虑到地理特征,印尼更可能从人与人连接中获益,而不是物理连接;对于区域共同体构建的持久支持需要将更多的切实进展纳入合作之中。

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所(ISIS)Firdaos Rosli指出,马来西亚一直采取符合东盟中心原则的同心圆方式;由于与其他进程相比,APT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对APT的关注将变得更强;APT国家应在没有外部干涉的情况下促进一体化的深化发展。

老挝外交部研究所研究部主任Sengphachanh Thongkhoun指出,对于APT互联互通,老挝认为,APT合作不断深化和扩大并涵盖了贸易和投资、运输、旅游、农业、科技、信息和通信技术、环境、卫生、教育、人力资源开发、人与人交流等领域,缩小了东盟国家间的社会经济发展差距;APT国家相互支持并使得该地区的合作活跃;APT积极参与并支持社会经济发展,这为地区合作、地区稳定与繁荣的实现开辟道路。

缅甸Tampadipa研究所所长Khin Zaw Win指出,作为东盟的最北端国家,缅甸占据了连接中国、印度和东盟的独一无二地位。其中,缅甸的互联互通主要是与中国的陆路、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连接。在被隔绝数十年后,缅甸将为实现更多的互联互通进行国内政治与经济调整。他指出,缅甸将于2014年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缅甸政府、社会、经济等各方面正在走向开放,其中,公民社会将在许多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他强调,缅甸单独无法促进互联互通计划的实现,这一过程离不开其他国家的支持。

来自越南科学院的Chu Minh Thao从越南视角考察东盟+3互联互通。她首先回顾了东盟+3互联互通的现状,特别是越南与中国、韩国和日本在海洋和陆地的互联互通,此外,她还考察了东盟+3互联互通面临的挑战,并对更好实现东盟+3互联互通提出了政策建议。她认为,首先应给予欠发达国家更多的优先权,人与人的互联互通、包括促进旅游、文化和教育、人力资源开发等应成为推动东盟+3互联互通的潜在领域;提升中日韩在互联互通中的作用,通过分享它们在互联互通的经验、以投资、技术帮助等方式增加其向东盟成员国的技术转移;加强与其他地区的互联互通,包括欧盟、北美自贸区等。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邮政编码:100007 E-mail:webmaster@niiscass.cn
京ICP备05039652号